新闻详情

“饭都吃不上,还会在乎信用?”疫情之下的征信危机

 二维码 26
发表时间:2020-03-23 16:56

征信作为个人在金融行业当中的“经济身份证”,其重要性不言而喻。随着越来越多金融平台接入征信系统,我国金融信用体系正不断完善。


而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不少用户陷入还款难的境地,逾期增加,征信危机也随之爆发。


疫情之下的征信危机


“因为疫情,逾期半个月了,向身边朋友借钱都没有,借款平台一直打电话,今天必须要还,不然上征信,我该怎么办,实在太煎熬了!”有多笔借款待还却囊中羞涩的刘林十分焦急。


听从朋友建议,刘林尝试向借款平台申请延期还款,但操作起来发现并不容易,“找人工都不工作根本没人接听,机器客服什么意思听不懂。”


“这个疫情让多少人逾期了!”许多人感叹道。疫情期间,一些企业因经营困难减薪或被迫裁员,员工收入减少或直接失业,导致不少用户手头资金紧缺,还款压力加大。


虽然有不少金融企业推出疫情延期还款政策,但是在落实上还存在一定困难,更何况这并不能解决用户的根本需求,很多用户眼看就要逾期,又不想上征信,只能做出“两权相害取其轻”的选择。


“714不用还,利息不用管,想还就直接问他们要不要本金,又不上征信,逾期最多爆通讯录。现在疫情时间,而且打黑那么厉害还怕他们上门?” 、“当你饭都吃不上的时候,还会在乎上不上征信吗?”有逾期借款人如此表示。


针对疫情期间用户还款难的情况,今年2月,央行联合财政部、银保监会等六部门发布29号文,指出因感染新冠肺炎住院治疗或隔离人员、疫情防控需要隔离观察人员、参加疫情防控工作人员以及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人群,金融机构要在信贷政策上予以适当倾斜。同时,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个人和企业,可依调整后的还款安排,报送信用记录。


疫情下政策暖风似乎未能吹至消费金融市场每一个角落。一位央行征信中心的客服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包括消费金融公司在内的金融机构都会参考29号文,“但具体如何操作和上报,还是取决于具体业务机构和部门。”


在政策的利好下,有用户向金融平台成功申请了延期还款,保证了征信的“清白之身”,但不是所有用户都有如此好运。


近日,借款用户杨阳在投诉平台反映:“因疫情2月7日申请微粒贷延期还款,客服同意延期一个月说不会上征信,但今天查询征信却显示微粒贷逾期。”


杨阳表示,当时他跟微粒贷申请延期时,共跟客服反复确认了4次是否会逾期上征信,客户都明确表示不上征信。“客服反馈说是系统问题,我要求立刻恢复征信,但目前问题尚未得到解决。”


一旦逾期记录上了征信,用户首先想到的便是如何进行修复。而受疫情影响,还款困难用户增加,高债务群体变多,一些借款人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就想修复征信,继续借款。


提供征信修复服务的中介王小龙表示,“逾期没有催款通知或催款立即还上的,可以跟借款逾期平台申请异议处理,消除征信上的逾期记录。”


央行征信中心公布的信用报告攻略显示,数据从放贷机构的柜台到征信系统,过程长、环节多,哪个环节都可能出错。因此,如信用报告有误,可向放贷机构或征信中心(分中心)提出异议并要求更正。


王小龙说,目前疫情的特殊时期,征信修复相较于平时会相对容易,“如果逾期时间比较短,建议打电话跟银行先行协商,逾期拖得越久越难处理。”


当询问目前找他修复征信的人数是否大幅增加时,王小龙回复道:“目前影响的时间跨度才个把月,所以逾期人数倒也没怎么增加太多,但接下来也不知银行等金融机构会不会出更多相关政策,特殊期间特殊对待。”


有媒体曾对“征信修复”生意进行了深度剖析,中介不过是根据银行现有的规则,钻一些空子来洗白征信。比如,假装昏迷或者生病,向银行证明自己是非恶意欠款,但这些操作方式并不太有效,目前真实的征信修复成功率不到1%。


P2P与现金贷上征信


实际上,央行征信系统建立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上报信息的主体主要都是商业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这也给了某些借款群体可乘之机。


很多借款人在无力偿还时,就会优先归还接入征信的机构,比如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等,其它平台就先不还。而当P2P平台、无牌现金贷等逾期不上征信的平台接入征信时,便让他们感到措手不及。


3月19日,P2P平台新新贷发布公告,提出“由于我国受大面积疫情影响,大量借款人未能按时履约,如在2020年3月31日前偿还逾期本息的,将酌情减免疫情期间的罚息。”新新贷表示,自2020年4月1日起,新新贷清退小组将继续对逾期借款人采取“将相关逾期借款人的信息及数据上报央行第二代征信系统”、“ 相关资料由司法鉴定会计师事务所移送至政府职能部门”等措施。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超过20家P2P平台正式接入或正在对接央行征信系统,其中有12家正式接入央行征信,还有近10家正在对接中。预计接下来会有更多P2P网贷机构相继接入征信,将对网贷行业中普遍存在的部分借款人恶意逃废债现象形成强大威慑。


一家已接入征信的P2P平台负责人表示,“目前来看,借款逾期上征信还是很有效果的,大大增强了借款人主动还款意愿。此外,大批量快捷法催诉讼也会很快大面积开展,所有不还钱的人会上‘老赖’名单,上‘老赖’名单之后相较于征信,不仅仅影响的是金融服务,还会影响正常生活。”


有借款人告诉消金社,他在刷抖音时,刷到了P2P借款人逃废债上征信的案例,“看来真的有打击逃废债这一说,要想不坏自己的征信,看来只能想方设法来还钱了。”


除了越来越多的P2P平台上征信,也有部分高息现金贷平台正在想方设法加入到央行征信系统,这着实让部分撸贷老哥措手不及,它们是如何实现的呢?


最常见的就是借贷平台作为助贷机构与银行、信托等资金方合作,并通过后者将借款人上报至征信系统。此外,也有现金贷通过与融资性担保公司合作,将逾期借款人以“保证人代偿”的名义上报至央行征信系统。


有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所谓的“保证人代偿”只是表面说法,大多根本没有代偿行为,本质上属于借牌照的行为,部分融资担保公司利用自己对接央行征信系统的特权牟利,上报一条的价格在200-500元左右,有的则根据借贷金额按比例收费。


现金贷平台普遍存在借款人实际支付的费用远远高于合同约定的利息,或借款人到手金额与合同本金不一致,也就是存在砍头息,或通过阴阳合同制造合规的种种乱象。


媒体曾曝光过借贷平台买单侠,其资金合作方渤海信托可以将借款人的逾期信息上报至征信系统,买单侠当时的分期和信贷产品借款成本甚至超过年化100%,因为借款人在利息之外还需要支付保费和各种服务费。


有借款人如此表示,“接入征信,首先要规范他们的利息吧”、“上征信好,借了直接去法院起诉,上征信肯定会去掉砍头息和其他费用,不然利息不符合要求。”


有从业人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对于那些收费不合规的借款平台,最好可以参照法律标准给借款人提供协商还款的机会,而不是简单粗暴地上报征信,平台利率符合法律标准、作业流程规范,才能更好发挥央行征信系统对逾期借款人的约束作用。


二代征信开启“新信用时代”


征信的重要作用之一是为授信机构的风控活动提供信息服务,属于金融行业基础设施。


据了解,除央行征信中心外,目前我国市场化征信机构还有1家个人征信机构(百行征信)、132家企业征信机构和97家信用评级机构,共同构成了“政府+市场”双轮驱动的征信市场组织格局。


对于银行和持牌消费金融机构来说,其优势在于能够接入央行征信,但消费信贷的审批也不能完全依靠央行征信数据,而对于非持牌的消费金融机构来说,在消费金融有效数据的获取上还需要更大的支持。


2020年开年,有多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收到监管通知,将贷款产品利率调整至24%以下,未来也只能做年化24%以内的产品。


而利率红线敲定,也意味着消费金融公司采用高利率覆盖高风险的做法以达到快速拓展业务规模的目的难以继续。


目前我国三线以下城市、县镇与农村的人口规模将近10亿——这是一个堪比美国总人口三倍的数字。客户群体越下沉其消费信心越强烈,其中三线城市和农村地区消费信心最高。


然而高消费能力也伴随着高风险,客户越是下沉,征信数据就越缺乏,我国个人征信体系建设尚不完善,征信人群覆盖有限,消费金融公司风险管控难度加大。社会对小额失信的惩戒力度不够,个人违约成本较低,也进一步加剧了消费金融公司面临的欺诈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我国对非法暴力催收及大数据行业都进行了大力整治。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此前消费金融公司的回款十分依赖贷后,特别是暴力催收。但如今随着行业逐步规范,催收人员的手中,还剩下的便是征信这一张王牌,尤其是央行的征信数据。


2020年1月19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二代征信系统正式上线。二代征信系统在一代的基础上进行了大量优化改进,进一步丰富了个人和企业的信用信息,信息更新效率提高,能更为全面、及时地反映了个人和企业的信用状况,失信惩戒力度也更为严格。


二代征信系统对消费金融和小微企业信贷的风险控制来说,可进一步促进模型效果和风控效果的提升。而对借款人来说,借款后逾期的代价将变得愈发难以承受。


而针对疫情对金融借贷行业的冲击,3月3日上午,中国人民银行在其官方微信平台发布消息称,自2020年3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征信中心面向农村商业银行、小额贷款公司、消费金融公司、民营银行等10类农村、民营和小微金融机构,免收企业信用报告和个人信用报告查询服务费。


有业内人士表示,征信数据的调用已经成为消费金融领域一块不可忽视的成本。因为小额分散的特点,每做出一笔贷款,哪怕只有几千块钱,也要花1元钱查询央行征信。信息的分散无效增加了企业的风控成本和难度,央行此次疫情期间减免费用,将能有效降低风控成本,预计共计能减免费用约1.64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疫情让借款人的“共债”风险逐渐显现,个人借贷风险加速暴露。加上整体宏观环境的承压,消费金融行业审慎经营,降低风险,严格筛选用户成为一种可靠的选择。对借款人来说,征信的重要性也更加凸显。


“新征信将以前体现近2年信用记录提高到体现近5年的逾期记录和还款记录,因此,随着它的出台,借款人已经不适合花费时间养征信,想继续借钱,哪怕是受疫情影响的困难时期,也必须保护好自己的征信。”王小龙表示。


随着二代征信体系的上线与征信体系的进一步完善,消费金融迎来更规范有序市场环境,而在步入“新信用时代”后,借款用户需好好掂量借钱不还的后果,否则失信后定会迎来寸步难行、逃无可逃的结局。


源点注:本文来自“消金社”微信公众号,作者:木子,感谢授权。文中部分受访者为化名。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