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17000只丢失的钱包,得出全球公民诚信度最低是中国人?

 二维码 47
发表时间:2019-06-24 17:08作者:源点SCSs翻译组来源:源点credit

源点注:今天的推荐文章来自2019年6月20日《Science》杂志网站,原题为Civic honesty around the globe

一个社会行为学研究团队在全球40个国家的355个城市进行了实地实验,在公立或私立机构上交了17000多只丢失的钱包,汇总归还情况,以此研究诚实与利己之间的权衡。

研究结果有不少有趣的结论,其中令人不安的是,他们的国别差异研究发现,瑞士的总体得分最高,其次是欧洲其他国家,包括挪威,荷兰,波兰和瑞典,美国和英国处于中间位置,而中国公民是最不愿意报告丢失钱包的。

由于Science》杂志在学术领域的江湖地位颇高,该文发表后立即引起了广泛关注。尤其是中国公民诚信度垫底的结果很快遭到质疑。

根据南华早报随后的报道,在中国的实验于2015年7月进行,约有400个钱包存放在北京、成都、广州、杭州、上海、深圳、天津和西安等城市,在中国“丢失的钱包”与金钱和塑料卡的典型折叠支架不同。

来自武汉大学的教授吴林(音)说,方法的局限性会损害研究工作的准确性。


“它研究了一群非常具体的人,在柜台工作的接待员,这个群体经常在高压和紧张的情况下工作。接待员可能会把它放在一边,因为钱包里没有钱或者钱很少,没有重要的个人物品,如信用卡,身份证或驾驶执照。他们有可能在经过漫长的一天工作后忘记了这一点。“


其他变量也会扭曲调查结果。大多数中国公民不使用电子邮件进行日常交流,如果卡上有电话号码或微信账号,中国的报告率可能会更高。


吴还指出,今天中国城市很少使用钱包,因为大多数人都是用手机买东西。“这种方法(从钱包中取钱来支付某些东西)已经过时了”。


风闻社区的柠檬木聚糖也从整个实验流程着手作了分析:

1、选取的诚信检测方式是失物招领。作为在中美两国的失物招领处都打杂过的人表示,我国失物招领和某些国家不一样。我在酒店丢了那么多次东西,大部分都能在酒店前台找到,但要是说主动联系我,那是一次都没有(可能因为我不是VIP)。

而且需要注意的是,留的是电子邮件地址,我国很多场所的工作人员不一定会发,也不一定愿意发邮件。哪怕留个电话都比电子邮箱效率高。

2、交付“失物”的对象是工作人员。依照他们的处理方式来判断公民诚信,这个选取对象就有问题。

这是统计学上非常忌讳的问题,选取对象和研究对象有偏差。研究公民的诚信,却只选取五类机构(1、银行;2、剧院,博物馆或其他文化场所;3、邮局;4、酒店;5、警察局,法院或其他公职单位)的工作人员作为研究对象,得出的结果并不是所谓公民诚信,而是服务人员的业务水平。

3、从实验数据上,这个结果实际上已经与所谓诚信研究课题不符。

首先,它的统计方式实际上是主动联系失主,不讲是怎么联系。其次,根据他们的实验结果,有钱的钱包比没钱的钱包的联系更多,大额的钱包比小额的钱包联系更多。那么,这个数据反映的就不是诚信,而是这个价值的钱包是否值得联系失主的博弈问题。(这个问题在文章中有部分提及)

柠檬木聚糖认为,这篇《Science》论文在研究方法上的瑕疵比较大,对于我国的基础情况并不适用,至于研究结果中的中国公民诚信水平问题,缺乏可靠的研究基础。对于这种从实验设计角度就不算严谨的报告能够登上国际顶级期刊,我表示很失望。审稿的估计没有正常中国人,不然这种论文得打回去重做。

这篇报告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连它都能发在顶级期刊上,那么整个学术领域又有多少这种偏颇的“科学”研究大行其道?又会被多少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攻击我们呢?


也有人认为:中国人把雷锋”送出国”了,还送得很彻底——

源点SCSs翻译组的LawrenceAmy合作翻译了本文。为便于网络阅读,我们去掉了注释。欢迎批评指正。

微信图片_20190724170930.jpg

全球公民诚信调查

Alain Cohn,美国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信息学院

Michel André Maréchal,瑞士苏黎世大学经济系

David Tannenbaum,美国盐湖城犹他大学管理系

Christian Lukas Zünd,瑞士苏黎世大学经济系


摘要:公民诚信对社会资本和经济发展至关重要,但往往与物质利益相冲突。我们在全球40个国家的355个城市进行了实地实验,研究了诚实与利己之间的权衡。我们在公立和私立机构上交了17000多只丢失的钱包,金额各不相同,并统计了收信人是否联系了失主归还钱包。几乎所有国家的公民都更有可能归还装有更多钱的钱包。非专家和专业经济学家都无法预测这一结果。其他的数据表明,我们的主要发现可以用利他主义的考量和把自己看作小偷的厌恶感来解释,随着不诚实带来的物质利益的增加,这种厌恶感也会增加。

诚实的行为是经济和社会生活的核心特征。没有诚信,承诺就会被打破,合同就无法被履行,税收就无法缴纳,政府就会变得腐败。这种违反诚信的行为对个人、组织和整个社会都是代价高昂的。例如,美国每年因为逃税造成的损失估计为数千亿美元,全球因腐败和其他非法资金流动而损耗的成本约为1.3万亿美元,大致相当于澳大利亚每年的国内生产总值。

在这篇论文中,我们研究了公民诚实行为,即人们自愿避免机会主义行为,是如何受金钱激励而做出其他行为的。尽管有大量关于导致诚实行为的实验文献,但是关于物质激励如何影响公民诚实,特别是在实地环境中,却知之甚少。理解公民诚信与物质激励之间的关系不仅具有现实意义,而且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

诚实理论对物质激励的作用做出了不同的预测。基于理性利己主义的经典经济模型表明,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诚实的行为将变得不那么常见,因为不诚实的物质诱因会增加。包含利他主义或他人偏好的人类行为模型还预测,随着激励措施的增加,不诚实行为将上升,因为利己主义实际上总是主导着对他人福利的关注——我们关心他人,但并不像关心自己那么多。因此,随着对不诚实行为的物质激励的增长,利己主义将在行为中扮演越来越突出的角色。

基于自我形象维护的心理模型预测,只要人们的行为不需要消极地更新自我概念,他们就会为了利益而欺骗。然而,目前还不清楚,随着不诚实动机的增加,对自我形象的担忧会变得更重要还是更不重要,以及这种关系将采取何种形式。更复杂的是,大多数关于诚实行为的实验文献都涉及适度的财务风险,都是在实验室环境中进行的(在实验室中,人们了解自己的行为正在被观察),而且往往依赖于来自西方、受过教育、工业化、富裕和民主社会的人群。

我们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一系列大规模的实地实验,以研究物质激励如何影响公民诚实率。我们上交了“丢失的”钱包,并实验性地改变了钱包里剩下的钱的数量,这让我们能够确定货币风险如何影响广泛的社会和机构样本的回收率。我们的实验从经典的“丢失的信”研究中获得灵感,这些研究在自然环境中检验行为,但也比过去的研究提供了更严格的实验控制。

我们访问了40个国家的355个城市,总共上交了17303个钱包。我们通常针对一个国家的5到8个最大的城市,每个国家大约有400个观察对象。钱包被归还给下列五个社会机构之一:银行、剧院、博物馆或其他文化机构、邮局、旅馆和警察局、法院或其他公共机构。这些机构可以作为有用的基准,因为它们在各国都很常见,而且通常有一个公共接待区,人们可以在那里进行投递。

微信图片_20190724170952.jpg

实验中丢失的“钱包”

我们的钱包是透明的名片盒,我们用它来确保收件人不用打开钱包就能看到(图1)。我们的关键自变量是钱包里是否有钱,我们随机地将钱包里的钱变化为不带钱或13.45美元(分别是“无钱”和“钱”条件)。我们使用当地货币,为了确保各国之间的可比性,我们根据每个国家的购买力调整了金额。每个钱包里还有三张相同的名片、一份购物清单和一把钥匙。名片上显示的是车主的姓名和电子邮件地址,我们在每个国家都使用了虚构但常见的男性姓名。购物清单和名片都是用当地语言写的,以表明店主是当地居民。

微信图片_20190724171020.jpg

图1. 不同国家在丢失钱包里有钱和没有钱两种条件下的归还率。上图为不同国家在丢失钱包里没有钱(0美元)和有钱(13.45美元)条件下的归还率。钱包里的钱数根据不同国家的购买力有所调整。

走进大楼后,我们的一名研究助理(来自11名男性和2名女性助理)走近柜台的一名员工,说:“你好,我在街角的街上发现了这个(指着钱包)。”然后,钱包被放在柜台上,推给了这位员工。“一定是有人把它弄丢了。我赶时间,得走了。你能帮我处理一下吗?研究助理随后离开了大楼,没有留下联系方式,也没有索要收据。我们的主要结果衡量标准是收件者是否联系了钱包的主人来归还钱包。我们为每个钱包创建了独特的电子邮件地址,并记录了首次投递后100天内发送的电子邮件。在补充材料中可以找到完整的方法和结果,包括附加的稳健性检查,如对实验者效果的测试。

微信图片_20190724171040.jpg


如图所示,我们在全国各地进行的实验得出了一个惊人的一致结果:人们更有可能报告包里有钱的钱包。我们对40个国家中的38个国家进行了观察,发现钱包里有钱时,报告率在统计上没有显著下降。平均而言,向钱包中添加钱会使报告钱包的可能性从无钱情况下的40%增加到有钱情况下的51% (P < 0.0001)。当控制许多接收者和情景特征时,这个结果是成立的。此外,虽然各国公民的诚实率有很大差别,但在各种情况下,诚实率的绝对增加是稳定的。如图1右半部分所示。根据绝对反应率,四分位数的平均处理效果大致相同。

当钱包里装着钱时,公民表现出了更大的公民诚实,但这可能是因为钱的数量不够大,不足以在经济上有意义。为了验证这种可能性,我们还在三个国家(美国、英国和波兰)实施了一项“大笔钱”的条件,将钱包里的钱增加到94.15美元,是我们原始货币条件下的7倍。如图2所示。当钱包里有相当数量的钱时,这三个国家的报告率会进一步上升。在这三个国家的调查中,在无钱的情况下,返还率从46%上升到61%,而在钱多的情况下,返还率最高达到72% (P < 0.0001)。

微信图片_20190724171101.jpg

图2 美国、英国、波兰两种条件下归还率的平均差异。

我们接下来要讨论的问题是,当钱包里的钱更多而不是更少的时候,为什么人们特别有可能归还丢失的钱包。

我们的研究设计允许我们排除几种可能的解释。

我们首先探讨了这样一种可能性,即收件者担心因为没有归还钱包而受到法律惩罚,尤其是当钱包里的钱越来越多的时候。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研究了相对报告率是否受到以下因素的影响:(a)在收到钱包时其他人在场;(b)大楼里有监控摄像头;(c)美国各州遗失财产法的差异。如果受测者担心可能受到的惩罚或被发现的可能性,公民诚实度应该作为这些变量的函数增加,但我们发现,这些因素都不能解释不同处理条件下报告率的显著差异。

第二种解释是,由于我们只统计了收件者是否报失了钱包,所以处于现金状况的收件者可能更有可能在把钱装进口袋后还钱包。我们对向我们归还的一部分钱包进行了检查,但没有发现支持这种解释的证据:我们收集的钱包中超过98%的钱被退回。

第三种可能的解释是,收信人希望在归还钱包时收取更多的好处费。通过在美国、英国和波兰进行的全国代表性调查,我们询问了受访者,当他们归还一个装有我们在研究中使用的钱的钱包时,他们期望得到多少奖励。我们没有证据表明人们希望通过返还含有较多钱的钱包来获取更多回报。

在排除了三种可能的解释之后,我们接下来制定并测试一个简单的行为模型,该模型捕捉数据中观察到的结果模式。在我们框架中,公民诚实是由四个组成部分之间的相互影响所决定的:(i)的经济收益保持钱包,(ii)的固定工作成本联系钱包的主人,(3)一个无私的关心业主的福利,及(iv)与负相关的成本更新的形象作为一个贼(我们将称之为“盗窃厌恶”)。

我们的框架的一个关键特征是利他主义的担忧受到钱包内容的影响,而钱包内容被认为是对所有者有价值的,而偷窃厌恶的担忧只受到钱包内容的影响,而钱包内容对接收者也是有价值的(例如,钱)。为了区分这两种动机,我们在美国、英国和波兰等地进行了一项“不带钱”的实验,实验对象的钱包与我们的钱包状况相同,但钱包里没有钥匙。

与金钱不同的是,钥匙对主人来说是有价值的,但对接受者来说却没有价值,所以金钱和金钱之间的任何区别——没有钥匙的条件可以归因于利他主义的考虑。从表1中可以看出,与没有钥匙的钱包相比,收到钥匙的钱包的报告率平均高9.2个百分点(P = 0.0001)。这表明,收件者报告钱包丢失的部分原因是收件者担心自己给失主带来的伤害。

微信图片_20190724171118.jpg

表1 公民诚信的相关关系:地理控制

我们的框架的第二部分——也是解释钱包越值钱报案率越高的关键——涉及到厌恶把自己看成小偷。使用全国代表性调查在美国,英国,波兰,我们要求受访者想象收到钱包的内容在我们的四个条件(BigMoney NoMoney,金钱,和Money-NoKey)和额定的程度无法返回的钱包会觉得偷规模从0(不)到10(非常)。

受访者报告说,未能返回一个钱包时感觉更想偷钱包包含少量的钱比里面没有钱,而这种行为会感觉更像偷钱包时包含大量的钱(P≤0.007所有成对的比较)。这告诉我们,与我们关于钱包报告率的行为数据相一致,未能归还钱包的自我形象成本可能会随着钱包中钱的数量而增加。

相比之下,当我们比较钱包里有同样数量的钱,但钱包里是否也有钥匙(money vs. money - nokey; P = 0.259)时,我们没有观察到可靠的“偷东西的感觉”评分差异(money vs. money - nokey; P = 0.259)。这告诉我们,对盗窃反感的担忧可能与收件人有价值的内容有关,比如钱包里的钱,但与其他只有对所有者有价值的内容无关。

尽管调查结果并不总是适用于真实的行为,而且应该仔细解释,但这些发现与以下假设是一致的:不诚实的金钱回报越大,心理成本也会增加,而心理成本的增加可能会超过不诚实的边际经济效益。

在最后一组研究中,我们调查了人们是否期待这种形式的公民诚实。我们询问了299名参与者,让他们预测包含0美元、13.45美元和94.15美元的钱包在美国的报酬率(与我们的现金状况、现金状况和大额现金状况相对应)。为了鼓励准确性,我们通知受访者,最准确的预测者将获得现金奖励。图3B所示。我们发现受访者的信念与行为数据不一致(图3A)。受访者预计,利率最高公民诚实会时,钱包里没有钱(M = 73%, SD = 29),低的时候钱包包含少量的钱(M = 65%, SD = 24),和更低的钱包包含大量的钱(M = 55%, SD = 29)。不同条件下报告率的平均预测变化与实际报告率的变化有显著差异(所有两两比较P < 0.001)。随着钱包金额的增加,64%的受访者预测错报率会下降,18%的受访者预测错报率会上升(P < 0.001)。额外的问题表明,受访者的预测反映了一种夸大狭隘的利己主义作用的人类行为的心理模型。当钱包里的钱更多时,受访者预计钱包主人的利己主义情绪会增强,而利他主义的担忧会减弱,在影响报告率方面,他们对盗窃厌恶情绪的重视程度很低。

微信图片_20190724171121.jpg

图3 实际与预测报告率

随着钱包的货币价值增加,普通大众错误地预测了公民的反应,但或许专业经济学家的预测会更准确。我们邀请了279位表现最好的经济学家作为样本来预测我们的结果。和我们的非专家一样,这个样本也没有预料到拥有更多钱的钱包的报告率会上升。图3C所示,受访者平均预测,在金钱和金钱条件下(M = 69%, SD = 25和M = 69%, SD = 21,分别)公民诚实率将高于金钱条件下(M = 66%, SD = 23)。这些预测再次与我们在不同条件下观察到的实际变化显著不同(所有两两比较的P < 0.001)。然而,经济学家之间的错误校准程度没有我们的非专家样本那么严重。随着钱包金额的增加,49%的经济学家错误地预测报告率将下降,29%的经济学家正确地预测报告率将上升(P < 0.001)。

我们在40个国家进行了实地实验,研究人们在更大的经济动机下是否会表现得更不诚实,结果发现事实恰恰相反。钱包中有相对较多的钱的情况下,市民更有可能归还。这一发现在各个国家和机构中都是站得住的,即使是在欺诈行为的经济激励非常大的情况下也是如此。我们的结果与包含利他主义和自我形象关注的理论模型相一致,但也表明非金钱动机与不诚实行为获得的物质利益直接相互作用。当人们从不诚实的行为中获得巨大的利益时,欺骗的欲望就会增加,但是把自己看成小偷的心理成本也会增加——有时后者会控制前者。

我们的研究结果也代表了一个独特的数据集,用于研究公民诚信的跨国差异。诚实是社会资本的一个关键组成部分,在这里,我们提供了一个客观的衡量标准来补充传统上使用主观调查方法来检验社会资本的大量工作。利用各国的平均回报率,我们发现公民诚实率有很大差异,从14%到76%不等。即使在控制一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的情况下,这种差异仍在很大程度上持续存在,这表明除了国家财富以外,其他因素也在发挥作用。

在补充材料中,我们提供的分析表明,良好的经济地理条件、包容性的政治制度、国民教育和强调超越群体道德规范的文化价值观也与公民诚实率呈正相关。未来的研究需要确定这些因素和其他因素是如何导致诚实行为的社会差异。

附:同期Science杂志上,Shaul Shalvi教授以Financial temptation increases civic honesty为题对此文进行了评论。


微信图片_20190724171125.jpg


乡亲们,对于《Science》的这篇论文,你怎么看?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