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悠然说】写在《信用治理》前面的话

 二维码 27
发表时间:2018-12-11 10:11作者:道法悠然来源:源点credit

如果将信用治理作为一门新的学科,需要研究和解决什么问题呢?

中西方对信用的认识和解读一直存在很大的不同。西方国家一般都是从经济学角度,将信用作为要素资源市场优化配置和量化风险的工具。我国由于传统文化和社会主义政治经济体制等基本国情的因素,尤其是在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后,信用就被赋予了更多的含义,同时为了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实现治理能力现代化,信用治理作为一项新的治理手段被提出,将在我国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中占据一席之地,发挥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那么应该如何定义信用治理呢?信用治理与社会信用体系又存在什么关系?

如果从比较学的角度上讲,比较中西方信用治理理论和应用会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研究课题。但遗憾的是,由于信用治理工作才刚刚起步,目前我国对信用治理的研究还不多,更重要的原因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信用体系理论尚未建立。对这个全新的理论体系,除了应该在经济学层面吸收和借鉴西方市场经济即信用经济的理论外,尤其紧迫的是填补信用治理理论的空白,应当结合国情,从社会学、伦理学、管理学、法学等不同的角度,探索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信用治理理论。

信用治理从某种程度上讲,是一门研究在道德和法律的框架下,重构和优化信任关系以及正确引导经济和社会趋利避害行为的学科。信用治理的范围,通常限定在市场监管、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中。当前最现实最急迫的问题是,通过研究信用治理,去破解社会普遍存在的道德滑坡、诚信失范、诈骗满天飞等系列乱象,研究运用信用治理的理念和手段,尽可能防范和减少毒奶粉、地沟油、假疫苗、假药、网络诈骗、恶意逃废债、虚假宣传、假扶贫、假慈善、拖欠工资、骗取社保基金、逃税漏税、作弊抄袭造假等失信失范行为,研究提出信用治理的方法和实施路径。

除此之外,还应对生活中人们可能会碰到破坏社会公德的现象,研究提出信用治理的解决方案。比如,在乘坐地铁时,有人拿出交通卡佯装刷卡,却利用前面乘客刷卡留下的空档紧随其后快速通过;在乘坐高铁时,有人霸占别的乘客的座位,不仅不肯让座还气焰嚣张地辱骂劝阻的人;在公共场所排队时,有人不愿自觉排队,肆意插队还不断嘲讽正常排队的群众;在星级酒店住宿时,发现酒店客房打扫偷工减料,严重违反有关卫生清洁的要求;在小区散步时,常常会因为遇到不文明的遛狗行为而破坏心情,等等。

如果设身处地,人们都知道这样的行为不对,深恶痛绝但却无能为力。管理部门往往也束手无策,由于有大案要案缠身且人手紧张,同时缺乏及时有效处置的手段,加上这些行为多是身边经常会碰到的“琐事”“小事”,看上去情节轻微,社会危害不大,似乎并不值得付出过多的精力。因此,对于很多破坏社会公德的行为,放任成为社会主流的价值观,长此以往就表现出对社会乱象漠不关心,“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成为一种常态。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真的对吗?如果继续放任下去会怎么样?

有人付出极大的代价,大胆尝试并成功进行了一场行为试验,对放任自流的人性进行了直达灵魂深处的终极考验。那就是行为艺术界被称为“行为艺术之母”的玛莉娜·阿布拉莫维奇(Marina Abramovic)(1946年出生于前南斯拉夫,于上世纪70年代开始从事行为艺术),1974年在意大利表演的行为艺术作品《节奏零(Rhythm 0)》。

表演现场是一个密闭空间,玛莉娜站在中间,面前桌上摆放着72个物件,根据人的意志代表取悦与折磨。其中有一杯水、一件外套、一只鞋、一朵玫瑰,但也有刀子、刀片、铁锤,及一把枪,附上一颗子弹。旁边的说明书如此写着:“我是物品。你可以在我身上使用桌上的任何物品,我承担所有责任。时间是6小时。”表演刚开始时很和缓。有人客气地给她一杯水喝,或是一朵玫瑰。但很快地,有人拿起剪刀把她的衣服剪破,有人拿起玫瑰尖部,刺进她的腹部,有人在她裸露的身体上乱涂乱画,有人将饮料倒在她身上,有人将她绑在椅子上,甚至有人用刀子割伤她的颈部,然后吸吮流出的血液,直至有人拿起手枪装上子弹,对着玛莉娜的太阳穴,还好最终有人阻止了他。时间截止时,玛莉娜赤裸着上身,流着鲜血,眼泪不停地流,当她走向观众,人们开始逃跑、避开,他们无法面对她。

多年后,玛莉娜回忆起这场演出时曾提及,当天她独自回到房间,无法停止不去想着整个表演里发生的疯狂事情,观众制造的伤口也仿佛突然疼痛起来,她陷入极度的孤独与恐惧之中,隔日再醒来,发现自己的头发呈现一大片灰白。这场行为艺术看似惊世骇俗甚至荒诞不羁,但它考验了人性和道德底线。结论是惊人的:如果人性放任自流,所有人都会施暴,人性如果毫无约束,那就是恶的开始。

可见,人性是不能放任自流的,即使只是一个普通人,在放任自流的情况下,也可能会导致人性的灾难和苦痛的恶果。那如果换成一个诚实守信的人,碰到类似的情况,会有什么不同吗?

柏拉图曾经在《理想国》(The Republic)中,讲述了《裘格斯戒指》的故事。一个名叫吕底亚(Lydia)的国家,有一个贫穷但诚实的牧羊人,他的名字叫裘格斯。有一天,他跟随羊群走进了一个隐蔽的山洞,发现一座坟墓里有一具佩戴着一枚黄金戒指的尸体。裘格斯发觉这枚戒指具有让他隐身的魔力。很快,诚实的牧羊人就被这枚戒指赋予他的力量所控制。在偷偷潜入国王的宫殿后,裘格斯使用他的魔力诱惑了皇后,并在她的帮助下杀死了国王,成为吕底亚的下一任国王。这个故事是在苏格拉底的一堂课上,由柏拉图的哥哥格劳孔讲述的。苏格拉底认为如果没有外力强制,人类一般而言是生性善良的。格劳孔则不以为然,他认为在无人监控其所作所为的情况下,即使是一个诚实守信的人也可能干尽坏事。

这也许就是信用治理要研究和讨论的重点,既然人性要被约束,那么除了传统的道德和法律手段,信用治理会不会成为可供选择的第三种手段呢?是否可以通过信用治理的惩恶扬善,来达到《节奏零(Rhythm 0)》行为艺术和《裘格斯戒指》故事中探讨的避免人性扭曲的目的呢?

可能你会马上想到失信惩戒,增加失信者的失信成本似乎是一个好办法。曾经有经济学家做过这样的试验。假设一家托儿所明文规定,托管儿童下午4点之前必须被接走,但家长经常迟到。每天下班时,总有几个惶惶不安的孩子还没走,至少得有一名教师留下来等待姗姗来迟的家长。怎么办呢?经济学家听说了这一非常常见的难题,于是提出了解决方案:对迟到的家长进行罚款。毕竟,托儿所没有必要白白照顾这些儿童。

经济学家决定以以色列海法市的10家托儿所为样本进行调查,以验证这一解决方案是否有效。调查为期20周,但罚款措施并未立即实施。在前4周的时间里,经济学家仅仅将家长迟到的次数记录在案,发现每家托儿所每周平均有8位家长迟到。到第5周,罚款措施开始实施,托儿所宣布,迟到10分钟以上的家长,每名儿童每次罚款3美元,罚款会计入其每月的托管费中,基本托管费约为每月380美元。罚款措施实施以后,实际情况是家长迟到次数立即增加了,没过多久,每周迟到的家长便增加到了20人次,较原先翻了2倍以上。这项惩罚性措施显然适得其反。

那么以色列托儿所采纳的罚款措施错在哪里呢?可能你已经猜到,3美元的罚款太微不足道了。按照这个价钱,独生子女父母即使每天都迟到,每月也只需多花60多美元,这仅为基本托管费的1/6。就幼儿托管费而言,这个价钱相当划算。假如罚款是100美元,而非区区的3美元呢?这样大概能完全杜绝家长迟到,但也会引起许多人的反感,因为罚款从本质上讲是一种权衡措施,所以必须平衡利弊。

但托儿所的罚款还有另一个问题值得深思,用经济手段(3美元罚款)取代了道德手段(家长迟到时理应产生的内疚感),他们每天只需多花几美元就可以消除内疚感。而且,罚款数额太低,让家长认为接孩子迟到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假如一位家长的迟到只对托儿所造成3美元的损失,那又何必在意呢? 果不其然,经济学家在调查的第7周取消罚款后,家长迟到的次数并无变化。现在他们可以放心地迟到了,不用交罚款,也毫无愧疚感。

这个信用治理的案例引出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失信惩戒到底是不是一个好办法?如果使用经济手段的失信惩戒措施,不论惩罚数额过大还是过小,都可能会存在一定问题。那么信用治理还可以采取哪些手段?我们又应该如何推进信用治理呢?“黑名单”与“信用分”会是好的手段吗?

自国务院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以来,在国家发展改革委及有关部委的大力推动下,随着各行业领域的信用联合奖惩备忘录和信用城市创建工作的相继推出,“黑名单”与“信用分”成为各部委、各地方实施信用治理最重要的两种手段。西方媒体对此一直保持着热切关注,但非常遗憾的是普遍持批评态度,甚至连美国副总统彭斯这样的现任政治人物也加入进来。“黑名单”与“信用分”该何去何从?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