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企业征信蹒跚起步:外资巨头入场 十余家内资已注销
 二维码 19
发表时间:2018-12-05 10:16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企业征信有多小,即使金融业内人士,也说不清“头部”机构是哪几家。企业征信有多难,今年就有10多家机构主动向央行申请退出。

2017年来,两家外资征信巨头先后入华,十余家中资企业征信机构主动申请注销后,引起征信市场一片波澜。迄今为止,备案企业征信机构共有124家,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两地备案的企业征信机构均在30家以上,远超其他地区。

在此情况下,央行于近日重启了企业征信备案,福建一家企业征信机构获批正在进行备案公示。

自2013年《征信业管理条例》以来,经过5年发展,中国企业征信市场仍前途漫漫。

企业征信与实体经济的“信贷可获得性”相关。世界银行刚刚发布的《2019年世界营商环境报告》指出,如果开办企业已相对容易,但由于缺乏信用信息系统或抵押登记导致企业难以获得信贷,那么将对整体经济产生负面影响,反之亦然。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中国的信贷可获得性不太乐观。具体数字是:中国“营商环境便利度”排名全球第46位,“信贷可获得性”排名第73位,比2013年上升6个位次;其中,“信贷信息深度指数”为8(总分12),“信贷登记机构覆盖率”(可理解为征信覆盖率)98.1%,“信用局覆盖率”(可理解为民营征信覆盖率)为0,与领先国家存在较大差距。

征信行业仍处于培育、亟待发展阶段。一位接近监管的人士表示,当前央行对企业征信的态度是培育与规范并重,既要确保信息安全,又要维护信息主体权益。对于企业征信创新,央行鼓励新型征信业态创新发展,服务于金融防风险,服务于小微企业和实体经济。

央行重启企业征信

个人征信牌照,全国仅有1张;但企业征信牌照,有上百张。

不过,2017年以来,除两家外资征信机构外,再无中资征信机构获批。11月26日,央行福州中心支行公告,决定受理福建品尚征信有限公司备案申请,营业场所位于福建省泉州市,注册资本1000万元,唯一股东为品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市场人士认为,这意味着,中资企业征信机构备案已经重启。

监管引入外资巨头企业征信机构,有激活内地企业征信市场,加快行业发展的意图。

2016年5月,外商投资设立企业征信机构实行国民待遇。随后,2017年10月,央行上海总部为美国企业征信机构邓白氏公司(The Dun &Bradstreet)设立华夏邓白氏办理企业征信机构备案,华夏邓白氏注册资本100万元,由国际老牌企业征信机构邓白氏与华夏国际信用合资设立。2018年5月,央行营业管理部接受英国跨国征信集团益博睿(Experian)设立子公司——益博睿征信(北京)有限公司的备案申请,益博睿注册资本1246万元。

不过,这一期间,不仅无中资企业征信机构获批,反而是企业征信机构被注销备案资格。2018年以来,已有十余家企业征信机构申请退出。

例如,2018年4月,央行上海总部公告,上海维氏盾、上海建科、上海中誉、上海博衡等四家企业征信公司主动申请退出企业征信业务备案;2018年5月,贵州融信宜通、亿利金威主动申请退出;2018年6月,四川川蜀通主动申请退出;2018年8月,独角兽信用、厚普征信、网信征信等三家公司主动申请注销,海航旗下渤海征信也主动退出企业征信业务备案。

两套体系

与个人征信市场类似,企业征信市场也是采用“政府+市场”并重的思路。

监管层面,央行建立了个人征信系统、企业征信系统。根据公开信息,截至今年9月末,法人接入机构分别为3453家、3351家,累计收录9.7亿自然人、2547.6万户企业;前9月,分别累计查询12.5亿次、7998.9万次。

我国的企业征信起步较晚。2006年1月,企业和个人征信系统全国联网。2013年1月,《征信业管理条例》才发布,明确由央行对征信业进行监督管理,央行征信中心的企业和个人征信系统定位为“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接收从事信贷业务的机构按照规定提供的信贷信息。

市场层面,个人征信牌照仅百行征信一家,主要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提供征信。企业征信牌照目前共有124家,但企业征信机构的信息采集主要为非信贷信息。在功能定位方面,企业征信机构被定位为:防范金融风险;促进信用经济发展,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培育企业信用,促进小微企业融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124家企业征信机构资料,企业征信机构多是附设于某一集团,如原八家个人征信试点机构,包括芝麻信用、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拉卡拉等均拥有企业征信牌照;互联网巨头中,百度、蚂蚁金服均已拥有企业征信牌照;一些互联网金融机构,如宜信,也拥有企业征信牌照。由于评级公司和企业征信关系密切,多家评级公司也申请了企业征信牌照。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随着央行重启征信牌照,有华南评级公司也正在筹备申请企业征信牌照。

企业征信市场仍比较小、乱。一位企业征信机构负责人表示,企业征信是toB,“这件事比较苦逼”,因为它是有一定的难度。征信业管理条例直到2013年才发布,“这个行业到底如何去发展,法律基础落地后,还需要点时间。企业征信124家,事实上已经比原来公布的134家少了很多。”

他举例称,今年十余家企业征信申请注销。实际上,很多地方企业征信很小,小到只局限于某一个局部。江苏某市政府(源点注:是苏州市)牵头一家企业征信机构,但是只服务与当地城市。此外,企业征信机构盈利能力单一。“假设一家银行给企业放30万贷款,征信机构要收集整理数据,做一堆的事情,但是对征信公司的收入其实很少。因为只提供了征信服务,不碰资金。”

企业征信从何建立 涉税数据正在起步

“其实站在银行来看,只有一家央行征信中心,但属于政府部门,不是征信业。”一位华南征信机构负责人表示。

因此,传统的企业信用服务机构都在做企业评级,帮助大中型企业发债。国内目前对标美国邓白氏等企业征信机构的还很少。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了目前国内企业征信市场的业务发展模式,发现从数据获取上,境内征信机构只能在借贷数据以外,更多需采集替代数据,包括工商登记信息、企业涉税信息、企业用电数据、企业用水数据、海关数据、环保数据、用工数据奖惩数据、司法诉讼数据等。数据之外,企业征信则需设计风控模型,目前主要的思路是评分卡。

替代数据从何而来

在“政府+市场”的企业征信格局下,有接近监管人士指出,企业征信机构主要采集非借贷数据,向银行推送信用报告、信用评分、反欺诈、风险预警等信息,是银行解决小微企业不对称信息的最优选择。

企业征信机构受到的限制还在于,根据《征信业管理条例》,征信机构不得采集个人的收入、存款、有价证券、商业保险、不动产的信息和纳税数额信息。但是,征信机构明确告知信息主体提供该信息可能产生的不利后果,并取得其书面同意的除外。

参考境外案例,境外的企业征信机构一般会通过多种方式获取企业信贷信息、非信贷信息。

例如,美国邓白氏公司(The Dun & Bradstreet Corporation)通过政府公开信息、信息提供机构的信息、互联网信息、银行、拜访访谈所得信息等渠道,搜集小微企业信贷以及非信贷信息。日本帝国数据银行建立了该国最大的商业数据库COSMOS,通过调查员拜访、企业代表访谈等获得数据,包括企业贷款交易信息、财务数据、纳税情况、企业6年内的经营情况等非信贷信息。

因此,境内征信机构只能在借贷数据以外,更多需采集替代数据,包括工商登记信息、企业涉税信息、企业用电数据、企业用水数据、海关数据、环保数据、用工数据奖惩数据、司法诉讼数据等。

从企业信息集合来看,工商登记信息和企业缴税信息覆盖面最广,其余信息均为涉及企业经营行为具体领域(如用水、用电、出口贸易等)的子集数据。

其中,工商登记信息来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为公开数据,截至今年9月末公示1213.5万条即时信息,已归集信息6.29亿条,累计查询量183.5亿人次,今年以来日均查询量483.5万人次。

司法诉讼信息方面,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数据,截至11月13日,中国裁判文书网访问总量已突破两百亿次,文书总量突破5500万份,平均每天上传裁判文书近5万份,单日上传裁判文书最高达37万份,各省日均上传裁判文书1800份。

逐地突破

目前,企业征信机构进展最快的是企业涉税数据。

2015年,国家税务总局、银监会出台了《关于开展“银税互动”助力小微企业发展活动的通知》,地(市)国税局、地税局要在与银监分局签订合作协议的基础上,定期将辖区内小微企业相关的纳税信用评价结果推送至银监分局,再由银监分局发送至辖区内银行业金融机构。辖区内银行业金融机构要定期向银监分局报送已推送的小微企业融资情况,并由银监分局共享至同级国税局、地税局。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目前已有包括大行在内推出了基于税务系统的信贷品种,包括“税e融”、“云税贷”、“税微贷”、“税易贷”、“税融通”等各种名目的基于税务信息的贷款产品不断推出。如建行2017年将涉税信息纳入“小微快贷”大数据体系,推出“小微快贷”子产品、“税易贷”线上版本“云税贷”。建设银行副行长章更生12月3日发表署名文章表示,建设银行正探索在税务、电力系统以及京东等平台部署相关产品,扩大服务范围。

企业涉税数据的真实性较高,但数据获取难度不小。多位业内人士指出,各地税务系统的数据格式、统计口径并不相同,征信机构需要逐个与当地税务局签订协议,接入数据,因此采集难度和成本较高。

“我们现在基本上是以省为单位去拓展市场。每个地方管理模式、经济各方面是有差异的,包括落地的银行客户理解也是有差异的,因为这个行业属于起步阶段。”一位企业征信机构负责人表示。

数据之外,企业征信则需设计风控模型,目前主要的思路是评分卡。

从国外看,邓白氏构建了小企业信用风险评分系统,利用邓白氏商业信用评分、费埃哲整合评分、费埃哲消费者评分三种模型,对小企业、小企业主评分,最大程度获得商业数据和消费者数据。韩国信息局(KCB)由韩国几家大型金融控股公司控股,将其拥有的消费者信用信息、韩国政府的企业数据库中的企业信用信息整合,为金融机构提供专门的微型企业主、中小企业主信用报告。

记者从网商银行获悉,其风控技术包括10万项以上的指标体系,一百多个预测模型和三千多种风控策略。未来一年,将携手金融机构,为超过200万诚信纳税的小微企业提供2000亿元的资金支持。

微众税银董事长赵彦晖:

征信才是解决小微融资难的关键

中国企业征信市场方兴未艾,率先突破的领域是银税互动。

征信的目的是解决银行与企业的信息不对称,但中国的企业征信市场规模仍小,企业面临融资难的情况下,征信机构应当如何抓住发展机遇?

近日,微众税银董事长赵彦晖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在过去传统的银行风险缓释手段里,企业融资需要有资产、抵押、担保等手段,对小微企业进行资产评估、财务评估,而小微企业大多数是“轻资产”,这一传统模式不适用于小微企业。所以,要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题,应该从征信入手。

赵彦晖认为,虽然小微企业在银行信贷多是“白纸户”,缺乏信用记录。但对小微企业而言,税务数据等替代数据远比金融数据有效。在征信基础上,下一步,微众税银也计划通过人工智能方式开展小微企业的评级服务。

微众税银总部位于深圳,通过企业涉税信息切入征信领域,涉及中小微企业100多万家,合作银行放贷逾1300亿元,户均额度42万元。微众税银已经过三轮融资,第一大股东为从事税务信息系统开发的中润四方,持股比例37.64%;蚂蚁金服通过上海云鑫持有26%股份,为第二大股东;此外还包括IDG等投资人。

企业涉税数据破解融资难

《21世纪》: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从征信角度,有什么破解思路?


赵彦晖:实际上,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难点主要是解决银行的难,不是小微企业的难。

原因在于,一是,小微企业个体太小、数量太大,银行实质上获客很难;二是,小微企业历史上也没有信贷关系,不能通过传统的金融征信评估小微的经营能力。银行无法评估小微企业的信用风险,小微融资缺少风险缓释手段。三是,小微企业的财务报表,既做不出来,也没法看,财务人员甚至都是外聘。

即使解决了小微企业信用评估问题,贷后的动态管理也很难。按照银保监会规定,企业贷款必须按照月度或季度到现场登门约谈,约谈还要拍照办公场所、生产场地等,这项工作如果人工去做,客户经理根本跑不完中国的几千万小微企业,运营成本也太高。小微企业融资必须做到线上化、批量化、系统化,这需要银行改造传统IT系统,改善信贷审批方式。

银行必须要遵守《巴塞尔协议》的监管,其对银行风控标准有明确的要求,银行不能轻易更改自己的风控模型。银行在小微融资方面有过教训,贷后管理不到位,导致不良很高。因此,要解决小微企业既有融资需求,首先要解决的不是资产评估,而是信用评估。

《21世纪》:征信企业如何解决自己的数据来源问题?

赵彦晖:数据对于征信企业,就像食材对于厨师。问题在于,什么样的数据能准确符合银行或者企业信贷场景下的“口味”。

国内银行业的信贷历史数据,主要覆盖了大中型企业,小微企业实际上是征信业内所称的“白纸户”,没有信贷历史数据覆盖。在数据缺失的情况下,要开展信用评估,需要找到替代数据,包括企业的涉税经营数据、工商司法数据。我们发现,对小微企业而言,替代数据远比金融数据有效。

原因在于,小微企业由于“轻资产”的特点,其信用评估实际上是评估它的经营能力,也就是能不能可持续的经营下去。如果小微企业能够经营下去,就可以进行授信。其中,利用涉税经营数据去评估企业经营能力效果是最好的。相比之下,企业流水、运输数据等都是非全面数据,评估企业的经营能力,涉税经营数据是一个可信性、一致性、完整性较为欠缺的数据。

目前,微众税银收集的企业征信数据有3000多项指标,但事实上经验告诉我们,每一户评估的时候,最有用的也就两三百个。

评估企业信用风险

《21世纪》:从事企业征信,你遇到的最大的难点是什么?

赵彦晖:企业征信与个人征信有很大的不同。个人征信主要做反欺诈,排除黑名单客户,其次才是信用评估、额度测算。企业征信的难点在于度量企业信用,反欺诈风险居于次位。商业社会是个网状结构,企业信贷欺诈很容易通过穿透产业链的上下游来识别,但个人消费金融不是多层次的。

征信业做的是搜集、加工数据,整理后输出。在数据获取上,采集数据遇到很多困难,我的很多精力都在维护采集这一端,涉及数据项的完整性、系统的稳定性、政策的开放性等方面。输出端方面,要面临银行客户认可度的考验。开始的时候,一些银行没有把我们当做征信机构,而是看作数据服务商或者IT公司。

但是,征信业的规范是按笔经过信息主体授权。征信是公正的第三方,没有经济利益上的勾结,既不碰资金,也不碰资产。监管也严厉禁止征信公司从事助贷业务。

《21世纪》:企业信用服务中,征信和评级究竟有何区别?

赵彦晖:按照国际标准,征信的核心目的是服务信贷,延伸下去就是融资租赁、供应链金融等各类金融业务,征信的最大特点是不允许人工参与。评级主要针对大型企业,服务对象包括发债等,评级与场景直接挂钩。

2017年9月发布的《中小企业促进法》规定,国家支持征信机构发展针对中小企业融资的征信产品和服务,依法向政府有关部门、公用事业单位和商业机构采集信息。国家鼓励第三方评级机构开展中小企业评级服务。

下一步,微众税银也计划开展小微企业的评级服务。但这个评级和大企业评级主要依靠人工评级不同,会采用人工智能的评级方法,不让人去参与。

《21世纪》:国内企业征信市场仍比较小,你认为突破点在哪里?

赵彦晖:企业征信市场正处于引导、培育、发展阶段中,我相信将来会相对集中,但是不会全部集中。

微众税银已经覆盖银行信贷的全流程,包括获客、贷前审查、贷后监管等,大数据风控模型已经进入一些银行的风控决策系统,而非仅仅是辅助决策。我们也帮助一些中小银行完善小微企业获客、贷中核额定价、贷后监管难题,税银互动的应用已经延伸到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小额贷款、融资担保等场景。

此外,实际上,美国三大征信局益博睿(Experian)、环联(TransUnion)、伊奎法克斯(Equifax)中,主要是to C业务,但同时也做一部分to B。益博睿主要包括四大服务:营销服务、风险服务、信用服务和消费者服务,未来我们将通过与第三方个人征信机构合作,进入消费者服务。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