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悠然说】波诡云谲的“信用分”(三)
 二维码 130
发表时间:2018-11-20 09:48作者:道法悠然来源:源点credit

几乎是在“黑名单”领着一帮小弟“灰白红”登上信用监管舞台的同时,“信用分”呼之欲出,借着大数据的东风,渐渐走向信用监管的舞台中央。江山代有才人出。瞧这气势,真有点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看来在信用监管这个舞台谁做主角还不一定。但信用监管的舞台从来不是一出独角戏,“信用分”与黑灰白红等“名单”同样从来不是对手,作为信用监管的两员大将,他们将在信用监管的舞台中央谱写一幅和合共生、和谐共舞的生动画卷。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信用分”的前世今生。

借鉴他山之石的“信用分”

“信用分”与“黑名单”一样,也是外来的和尚。“信用分”起源于美国。1956年,基于美国商业银行扩大个人信贷业务的需要,一种可以批量处理个人信贷申请的工具FICO评分方法得以发明,同时成立了世界上第一家提供信用评分数学模型的公司Fair Isaac公司。FICO的评分方法既是一种评分工具,也是一种信用产品。1958年,Fair Isaac公司发布了第一套个人信用评分系统,并为美国三大个人信用征信机构(Experian, Equifax and TransUnion)开发了三种不同的FICO 评分系统 。通常所讲的“信用分”,指的就是源于美国的FICO信用分。FICO 信用分的范围在300- 850分之间。分数越高,说明信用风险越小。在美国,FICO信用分几乎渗透到所有消费领域,例如银行开户、申请信用卡、办手机卡、分期付款、买保险、租房、贷款买房买车,甚至找工作与婚恋交友,等等。

1999年,上海根据国务院批示开展个人信用体系建设试点,在参照美国模式成立上海资信有限公司后,引入美国 TransUnion公司的个人信用评分系统。2002年,“信用分”作为一种基于数学模型的信用产品,在上海个人信用联合征信系统上线,为商业银行信贷业务提供服务,但不对本人开放查询。“信用分”自此正式进入我国信用服务市场。
2015年以来,随着国家信用城市示范创建工作的推动,我国逐渐兴起了城市“信用分”的概念。2018年1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人民银行公布了首批杭州市、南京市、厦门市、成都市、苏州市、宿迁市、惠州市、温州市、威海市、潍坊市、义乌市、荣成市等12个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示范城市名单。随着11月13日威海市“海贝分”、11月16日杭州市“钱江分”的相继官宣和正式推出,截至目前,首批12个信用城市中发布城市“信 用分”的有7个,如杭州市“钱江分”、厦门市“白鹭分”、苏州市“桂花分”、宿迁市“西楚分”、威海市“海贝分”、义乌市(县级 未定名)、荣成市(县级 未定名)。此外,也有其他城市推出,如福州市“茉莉分”、无锡市“诚信阿福分”、舟山市“自在分”,等等。

各方莫衷一是的“信用分”

自从城市“信用分”的概念出现以后,“信用分”就一直不断遭受西方国家的质疑。美国时代周刊、德国明镜周刊等西方主要媒体都曾就此发表过专门的报道、分析和评论文章,非常遗憾的是总体评价比较负面。而到了10月4日,关于“信用分”的负面评论达到前所未有的高峰,美国副总统彭斯作为一位现职政治人物,在就美国政府对华政策发表演讲时,公开批评了我国的城市“信用分”,称到2020年中国的统治者将落实奥威尔式社会控制体系,运用“社会信用分”来控制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

从我国城市“信用分”的探索实践来看,“信用分”也是一直在争议中负重前行。让我们回过头,去看看最早试点开展“信用分”的一个县级城市:江苏省徐州市睢宁县。
2010年1月1日,睢宁县正式施行《睢宁县大众信用管理试行办法》及《睢宁县大众信用信息评估细则(试行)》。根据《睢宁县大众信用管理试行办法》第十条规定,大众信用评估采取千分制,按分值分为ABCD四个级别,A级为诚信级别(970分以上),B级为较诚信级别(850-969分),C级为诚信警示级别(600-849分),D级为不诚信级别(599分以下)。
3月15日,睢宁县大众信用征集管理办公室(简称“睢宁征信办”)发布《全县2010年1-2月份大众信用信息征集及信用分值加减情况》。
3月22日,睢宁征信办又发布了第二批大众信用加减分情况,在睢宁官方网站“中国·睢宁”和睢宁县委主办的赠报《今日睢宁》上,除了公布公民的姓名、单位/住址和加减分分值及原因外,还醒目的提醒,被公布了优良信息的个人,在各种审查和执照、贷款等申请方面将被优先考虑,而被公布不良信息的个人,则要被“从严把关”。在公布的1926条不良信息中,包括恶意欠缴税费、闯红灯、生二胎、欠贷款等。
3月21日,南方都市报对睢宁试点进行了专访和报道,引起社会一片哗然,外界评论甚至将睢宁县的“信用分”与抗日战争时期伪政府颁发的“良民证”来作比较。
3月30日,为应对社会广泛质疑,睢宁县委、县政府新闻办在政府官网上发表了万言书《能听睢宁说句话吗?》,就媒体报道进行公开说明。但这篇辩解性的文章并未平息舆论,反而换来更严重的质疑,文章很快被从政府官网上撤了下来。

睢宁县的“信用分”试点工作,以失败告终!

亟待守正出新的“信用分”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城市“信用分”究竟能否重新整装待发,登上大雅之堂,成为国内信用监管舞台上的主角?答案还得从睢宁的前车之鉴中去寻找。

睢宁县“信用分”试点的教训,大概可以归结为三方面的原因:
一是思想根源上,是从管理者利己角度出发,而不是从服务者利民角度出发。睢宁县委2009年出版的《睢宁改变》一书中,对当地的民风描述为:老百姓“喜争好斗善诉讼”。《能听睢宁说句话吗?》介绍了开展“信用分”试点的背景:睢宁县干部作风漂浮、社会风气不正。2008年开始,睢宁县委、县政府开展“干部转变作风,群众转变观念”的“两风”建设,使干部作风有了很大转变,社会风气明显好转。由于官风和民风的转变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在广大人民群众强烈呼吁要求下,着手开展大众信用管理的酝酿和探索。
二是实施路径上,过分依赖发挥政府主导作用,而不是发挥市场机制作用。根据《睢宁县大众信用管理试行办法》第三条规定,睢宁县委、县政府专门成立了正科级建制的新机构睢宁征信办,负责本县范围内个人信用征集及使用管理工作,并且通过招标方式以80万元的价格请深圳一家软件公司开发了一套此前从未有的大众信用征信管理系统。当时的新闻报道称:这是全国第一个对大众信用进行评估的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也是全国首家政府给公民信用打分。

三是计算方法上,是拍脑袋式的经验打分,而不是经过科学验证的数学模型算法。根据《睢宁县大众信用信息评估细则(试行)》,大众信用信息分值由基本分和单加、减分两部分构成,个人信用信息基本分值为1000分。其中,商业服务信用信息为150分,社会服务信用信息为120分,社会管理信用信息为530分,社会信用特别信息为200分。举个单减分的例子:党员受到党内警告、严重警告处分的,扣30分;受到党内撤职、留党察看处分的,扣50分;等等。

曾经昙花一现的“信用分”

2015年1月,中国人民银行下发《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同意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拉卡拉信用、北京华道征信等8家机构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准备时间为6个月。在央行公布试点名单后不到1个月,芝麻信用率先推出国内首个个人信用评分产品“芝麻信用分”,并陆续推出若干生活应用场景。之后,几家信用服务企业也陆续推出各具特色的信用评分产品,如腾讯征信的“腾讯信用分”、前海征信的“好信度”、中诚信征信的 “万象信用分”、拉卡拉征信的“考拉信用分”,等等。还有一些不在试点范围内的企业,也相继推出了信用评分产品,如京东的“小白信用分”、中国联通的“沃信用分”、天翼征信的“甜橙信用分”,等等。

然而,央行认为8家试点机构的落实情况“并不尽如人意”。2017年4月,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表示,各家机构都想形成业务闭环,无法形成信息共享,难以扩大覆盖范围。此后,监管部门改变思路,将颁发牌照改为以互金协会牵头入股成立'百行征信'。2018年1月4日,央行发文称已受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的个人征信业务申请,并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筹)相关情况予以公示。2月22日,百行征信获得第一张个人征信业务的机构许可证。3月19日,百行征信在深圳成立,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和芝麻信用、腾讯征信、鹏元征信、前海征信、中智诚征信、华道征信、考拉征信、中诚信征信联合设立。5月23日,国内第一家持牌征信机构百行征信在深圳正式挂牌营业。
至此,曾经热闹一时、充满想象的“信用分”市场偃旗息鼓。各家信用服务企业纷纷将其“信用分”产品更名,例如“芝麻信用分”更名为“芝麻分”,“腾讯信用分”更名为“腾讯支付分”,等等。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