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中智诚征信:中国反欺诈征信事业的先行者

 二维码 38
发表时间:2016-07-28 09:57来源:新华社

  6月下旬,在历经5个多月的准备之后,8家首批获准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的民营机构进入“摸底考察”的最后时段。一旦通过来自央行的考察验收,他们将获得执业牌照。

  除央行在新世纪后首次建立起基于信用卡消费的个人征信体系外,此次颁发征信牌照,是中国首次针对民间机构的征信业务准入,此后个人征信信息将不再局限于信用卡消费。此举被解读为一次更大范围的个人征信体系建设尝试。

  据央行发布的《中国征信业发展报告(2003-2013)》,截至2012年底,我国有各类征信机构150余家,征信行业营收20多亿元。而预测机构在对比中美征信市场之后,得出中国个人征信市场的空间超过千亿元的结论。

  美国个人消费信用评估公司(FICO)中国区总裁陈建告诉《瞭望东方周刊》,中国正在推进普惠金融,让想投资的个人或企业能得到公平合理的投资,但其核心障碍在于信息不对称,此次颁布牌照正是解决此问题的一种努力。

  “央行的征信中心收集了2亿到3亿人的报告,但中国有13亿人口,去掉老人和小孩,信用人口约有8亿。”他说,这意味着目前中国有五六亿人尚无征信信息,但他们有潜在的信用需求。

  上述8家机构之一、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CEO李萱认为,按照中国现实,征信体系建设必须首先堵住诈骗的漏洞。

  以最近几年流行的P2P小额贷款为例,其坏账一部分是信用损失,另一部分则是欺诈损失。李萱告诉本刊记者,按照目前P2P机构的统计,50%以上的坏账原因为申请贷款时的主观欺诈。

先要识别出诈骗者

  三周前,一则新闻热播:沈阳铁西区房屋中介钻支付宝“花呗”业务(类似信用卡)的空子,教老年人骗贷不还,从中赚取“中介费”。

  中介向老人们解释:“这笔钱不走银行,不上银行的征信报告,放心用。”

  据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商务拓展经理丁润泽介绍,他碰到过一起案例,是P2P信贷业务中的典型诈骗。“类似信用卡或者房贷,开重卡的长途车司机虽然没有信用记录,但可以凭借车辆做小额贷款。”

  在确认额度和批贷标准后,有的卡车司机看出了其中的漏洞,拉拢一些人,用同一辆卡车到不同的小额贷款机构去抵押贷款,“一辆价值三四十万元的卡车,最后能贷出100多万元,卡车就可以不要了。”

  “中国情况特殊。”李萱说,部分P2P机构在小额借贷过程中,除了弄清借贷者能否偿还,更重要的是识别专业诈骗人员。

  商业银行发行信用卡占领市场,李萱说,从2007年到2010年,保守估计商业银行被诈骗的损失数以亿元计,而最后几乎都不了了之,现在的P2P信贷也是重灾区。

  黑名单库迅速扩大

  “商业银行背后有3.5亿的个人征信记录作支撑,损失逐渐可控,而银行体系外的P2P贷款,等于从零开始。”李萱说,诈骗者从未考虑过偿还,个人征信记录对他们来说没有意义,“他们只是不断用不同的身份去试错,即使小比例的成功,对中招的信贷机构也是100%的损失。”

  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的思路是,先把诈骗者过滤掉,“对剩下的正常人再作信用评估才有价值。”

  诈骗者所使用的“道具”,很多并非免费。那些成本,就是李萱眼里堵住漏洞的“塞子”:真实的身份证的成本,电话号码以及通话成本,个人住址、工作信息、担保人信息的成本等。随着监管日渐严格,上述成本近年来不断上升。

  这些成本的背后,就是诈骗者编造的虚拟个人履历和人际关系,“通过蛛丝马迹去识别,然后揪出来拉黑。”李萱说,比如“单”姓的身份证,骗子不熟悉这个姓,就可能将拼音写错成“Dan”;再比如履历中过去是研究生后来变成本科生等。

  中国工商银行北京市一家支行的客户经理告诉《瞭望东方周刊》,目前银行对于贷款的申请十分严格,除了抵押物,还要身份证、户口本、社保以及银行流水,等等,而P2P贷款的手续就简单很多,相应地利率也高很多。

  “目前P2P公司倒闭的案例,大多是因为坏账太多难以为继。”这位客户经理说,“银行与P2P贷款防诈骗的方法类似,只是银行业执行严格,而很多P2P贷款就是在赌一个概率,高风险高回报。”

  而欺诈者通常都是有组织地活动,团伙各有分工,有人负责购买身份证、手机号;有人负责编制身份信息,把虚拟人物建立起某种形式的关联;还有人专门去找存在漏洞的贷款机构,然后一家一家组织攻击。

  由于P2P信贷机构之间信息并不共享,诈骗者就有机会得手。

  中智诚征信有限公司正在尝试建立一个反欺诈云平台,通过多维身份认证、“黑名单”匹配等手段,将诈骗者精准地揪出来。

  “首先是共享那些已经存在的欺诈记录,目前平台已经积累了几十万个诈骗者的黑名单。”丁润泽说,随着与平台合作P2P贷款机构的扩展,这个名单的数量正在迅速增加。

  “黑名单库越大,骗子的成本就越高。”李萱说,当黑名单库达到一定数量级,诈骗所得无法抵消诈骗成本,形势就会逆转。

  而从更长的时间段来看,除了不断积累的黑名单,李萱更看重的是反欺诈平台上那些新来的申请者,“在识别欺诈者的同时,会积累更大数量的用户数据。”他说,这些数据是未来可以期待的征信数据“金矿”。

首付500美元开走5万美元的轿车

  50岁的李萱已有近20年的征信行业以及商业银行风险管理经验,曾在央行征信系统、益百利(美国三大征信巨头之一)等机构工作,2011年受国务院法制办邀请参加《征信业管理条例》专家审议。

  “人们总拿中美来对比消费者水平,但两者差别实在太大。”李萱说,不久前他妻子在美国首付500美元开走了价值5万美元的轿车,因为个人信用评分很高,此次购车贷款银行仅收取1.8%的年利率。

  美国的信用评分范围,从最低300分到最高850分之间。影响信用评分的因素,包括付款记录、欠款金额、信用记录的长度,以及新的信贷和新开设的账户、信贷的类型等。只有1%的消费者能达到最高分,而如果低于580分,则难以得到合法的信用贷款。信用评分越高,获得贷款的利率就越低。

  美国有三大征信局,每个征信局可以覆盖约2.5亿人口,“几乎99%的个人信用都会使用FICO评分作为核心依据。”陈建说。

  李萱说,在美国借钱,不仅仅是用来消费,比如进修之类的学习也很容易获得贷款,因为对于信贷机构来说,这意味着借贷个人未来会有更好的赚钱及偿付能力。

  美国共有17部法律与征信相关。而中国第一部与征信相关的《征信业管理条例》于2013年开始实施,起步之后,路还很长。

记者葛江涛 特约撰稿马雪婷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