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民间个人征信机构监管探析

 二维码 74
发表时间:2016-03-14 08:43作者:马少辉来源:金融时报


  2015年1月5日,人民银行发布了《关于做好个人征信业务准备工作的通知》,正式批准共8家第三方民营征信机构开始个人征信业务的准备工作,我国民间个人征信机构迎来了蓬勃发展期,对这些机构的监管也成为管理层探索和研究的重要议题。以美国、日本为代表的发达国家个人征信市场发展较早,监管较为成熟规范,值得借鉴。


  我国民间个人征信机构监管现状


  (一)对机构的监管。2013年颁布实施的《征信业管理条例》、《征信机构管理办法》等法规制度,从征信机构定义、设立条件、终止退出、监督管理以及高管人员资格等方面作出了较为明确要求,初步建立了监管制度框架。2015年对8家个人征信机构牌照的核准,是征信监管机构履行机构监管职责的第一次尝试,还需要在后续的监管过程中进行检验和完善。我国对民间征信机构的监管采取牌照制,初步批准的民营征信机构若通过央行征信监管部门验收,个人征信机构首批牌照就会正式下发,这无疑为中国刚刚起步的征信市场监管探索出了一条可行的道路。


  (二)对信用数据的监管。2015年发放的8家个人征信机构牌照,超过一半以上的个人征信机构都涉及到新兴的互联网社交数据、互联网金融数据,相对于传统的金融业务,如何做到对互联网社交数据、互联网金融数据的有效监管,维护信息主体合法权益不受侵害,对机构监管提出了一个全新的挑战。首先,民营个人征信机构的服务对象主要是其关联公司,关联公司为信用数据提供者和信用数据主要使用者,民营个人征信机构与其关联公司存在一定的利益关系,如何防范其关联公司对信用信息的滥用,保护信息主体权益不受侵害是征信监管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其次,新兴的个人征信机构基于互联网金融业务,所有的信用产品、信用报告都以电子的方式在客户中流转,这对信用信息使用授权等提出了新的挑战。还有诸如信息在互联网上安全问题等都需要在今后具体的机构监管活动中进一步探索和完善。


  (三)对信用产品的监管。新兴的个人征信机构创新能力强,能够把握市场,推出满足客户需求的信用产品。目前除了信用报告外,还推出了信用分、信用评级等信用产品及信用服务。对于信用报告类的征信产品,监管部门很容易作出信用信息采集、使用规范性的判定。对于信用评级以及信用评分类的信用产品,比如,阿里旗下的芝麻信用分、中诚信征信的“万象分”、拉卡拉的“考拉分”、前海征信的“好信度”、华道征信的“猪猪分”、腾讯信用分等,个人征信机构都是通过对客户的大量数据进行综合评定而产生,最终产品只展示个人的一个信用得分,其中很可能包含了未经客户授权采集的信息,或者违反《条例》而采集的信息,监管部门很难对机构信用信息采集、整理、加工的规范性作出判定。比如说这些信用评分中如果将个人民族、重大疾病、残疾等因素纳入综合评分要素,违反了《征信业管理条例》信用信息采集条款,那信用评分也就违规使用了信用信息数据。因此,对信用产品的监管,也是监管机构今后面临的全新监管课题,需要进一步探索有效的监管方法,以确保信息主体权益不受侵害。


  国外民间个人征信机构监管的主要做法


  (一)树立个人征信机构权威性。一方面,统一数据采集与报告格式,保证个人征信机构权威性。为规范市场中征信主体数据标准性,促进信息共享机制,美国信用局协会(ACR)制定了专门用于个人征信机构的统一标准数据采集与报告格式Metro2,定义了标准字段和字长,任何行业和单位必须使用统一、标准和开放的计算机数据输入标准格式提供信息。这种标准数据报告格式保证了美国个人征信机构拥有原始数据的一致性,减少信息误导与资源浪费。Metro2还规定,所采集内容必须满足所有法律对其限制性要求。另一方面,采用统一方法进行数据处理,保证机构间信用报告可比性。美国征信机构统一采用FICO信用评分法进行数据处理。该方法属于客观经济计量模型量化评分法,确保机构间信用报告可比性。征信机构进行数据采集后,把有关消费者在各部门、各领域、各地方的分散数据甄别出来,保证个人信息完整。利用FICO评分法进行权重设置,得分区间通常在300~850分之间。低于600分,贷款违约比率可达到1/8,700~800分之间违约比例为1/123,而大于800分,违约比例仅为1/1292。FICO评分法与计算机自动化处理相结合,大幅缩减审批时间,提高数据处理效率。小额消费信贷审批时间从12小时缩短到15分钟,60%的汽车贷款审批可以在1小时内完成,信用卡审批只需1~2分钟,20%~80%的抵押贷款可以在两天内批复。


  (二)建立信息共享机制。在建立行业体系信息共享机制方面,日本的个人征信体系主要由消费信贷征信体系、销售信用征信体系和银行征信体系三类行业征信体系组成,各体系的行业征信机构依次是消费信贷征信联合会(JICC)、日本销售信用信息中心(CIC)、日本银行个人信用信息中心(KSC)。这三大行业征信服务体系通过信用信息网络(CRIN)平台进行个人拖欠支付信息的共享交换,同时,JICC、CIC之间还通过金融信息网络(FINE)平台进行信贷交易余额信息的共享交换,实现了三大行业体系的信息共享。在中央信用信息集中登记机构作为信息中转媒介方面,如韩国银行联合会(KFB)承担中央信用信息集中登记职责,韩国法律强制金融机构在信用交易发生之日起10日内将有关信息报送KFB,再由KFB提供给私营征信机构,实现了信用信息在金融机构、KFB和征信机构之间的传导和共享。


  (三)个人数据立法保护。一是统一化立法。欧盟制定了《关于涉及个人数据处理的个人保护以及此类数据自由流动的指令》,并要求欧盟的成员国,无论是属于大陆法系还是英美法系国家,均按照该指令所确立的基本原则和要求制定本国关于保护个人数据的成文法,作为本国保护个人数据的基本法律,通过制定统一的成文法以奠定个人数据保护的法制基础。二是多元化格局立法。美国一方面采取分散立法模式,对不同行业的个人信用信息分别立法予以保护,除了规范政府部门收集和利用个人信息的隐私立法之外,还针对个人信用信息隐私保护的专门立法。另一方面,美国联邦立法对公共领域和私人领域收集保存以及使用个人信用信息予以分别立法,设立了较为完整的多层次、多元化的立法格局。


  (四)全流程监管。一是准入退出机制灵活。美国征信市场准入退出均遵循市场化运作,准入条件较为宽松,并未设置具体门槛,主要由个人征信行业协会提供准入培训和颁发行业从业执照,并利用行业章程约束征信机构行为。二是业务流程监管细致。美国完善的征信法律体系将征信产品的加工、生产、销售、使用全过程纳入法律范畴。例如信息公开方面,1967年颁布的《格雷姆·里奇·比利雷法》规定,一切信用交易条款均需向消费者公开,使其充分了解内容和效果,并可与其他信用条款比较;在服务对象平等化方面,1975年《平等信用机会法》明确要求禁止授信机构将种族、肤色、宗教、性别、婚姻、年龄作为授信考虑因素;在费用控制方面,1974年《统一商业准则》对征信信息提供消费者收取的费用进行封顶管理。


  我国民间个人征信机构监管探讨


  (一)完善征信监管法制体系。我国目前并无关于保护隐私权的专门立法,也不存在关于保护个人信用信息隐私的统一规范。可以借鉴欧盟的统一立法模式,制定适用于全国的、对个人信用信息保护的统一立法。同时,考虑到统一立法不可能面面俱到地保护各种类型的个人信用信息,因而可以借鉴美国分散立法模式的优点,在统一立法所确立的基本保护原则之外,授权有关行业的主管部门通过行业立法的形式制定适用于该行业的、更高的保护标准,从而建立起完善的个人信用信息隐私保护制度。应出台《个人隐私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完善征信机构监管的架构、完善信息保护、采集、使用的法律法规;界定征信市场监管模式、在设计信用评级法律框架时应明确搭建多层次法律框架的基本思路,在法律或行政法规层面设定评级行业监管的基本依据、原则和尺度,实现行业管理、市场准入的统一。


  (二)坚持中央银行监管与行业自律相结合的监管模式。一是明确规定征信机构市场准入门槛,明确其最低资本金、从业人员资格条件、机构、内控制度等方面;统一信息数据采集范围,依法惩处恶意泄露隐私、滥用信用报告等违法违规行为,要求私营征信机构保证数据库的安全。二是加强市场纪律约束,引导征信业协会的成员组织相互监督,加强与官方监管机构合作,相互补充。三是可借鉴日本的行业联合会机制,引导个人征信机构形成行业协会,通过自愿或利益共享机制以及公用平台进行信息互换。行业协会有利于形成统一标准数据采集、数据处理与报告格式,保证个人征信机构的权威性和可信度。


  (三)规范数据采集与处理。当前我国征信数据采集范围未得到法律明确规定,采集办法仅有人民银行针对金融机构发布的《征信数据元设计与管理》,信用评级缺少标准方法。应尽快立法列举数据采集具体内容,出台适用于所有征信机构、确立统一征信数据采集与报送标准格式的实施细则,借鉴FICO评分法建立客观计量评价模型,为分类征信信息设置相应权重,实现各征信机构的报告评分规范化、标准化。


  (四)从商业模式和技术两个维度进行创新。美国Credit Karma本身并没有数据,但是却利用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创新和数据挖掘技术,根据“基础的金融服务应该是免费的”理念不断丰富的征信产品和服务,开创了互联网征信新模式。应进一步加大个人征信市场化力度,在司法与行政监管范围内鼓励征信产品创新,拓展客户群体,发挥征信机构能动性,充分利用大数据技术的后发优势,进行符合中国国情的创新,建立个人征信的新模式。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